网站标志
职业教育就业率远超高校 虚荣学位让位生存
作者:系统管理员    发布于:2013-11-15 14:46:31    文字:【】【】【

金融危机席卷而来,就业难题再次凸显,温家宝去江苏考察工作,职业学校里鼓励学生懂知识、会技能,更要学会生存。 如何提高学生就业竞争力?职业教育该何去何从?破局就业市场萎缩困境,职业教育又该如何调整?《新闻1+1》为您解析。

    演播室主持人(董倩):

    欢迎收看《新闻1+1》。

    现阶段,保就业,尤其是保大学生的就业已经成为全国上下共同关注的一个话题。但是坦率地说,当我们说到大学生,大学生毕业的时候,恐怕大多数人心里面指的都是普通高校的大学毕业生,而不会指那些高等职业学校的毕业生。

    就在前不久,温家宝总理到江苏去考察的时候,特别参观了一所职业学校,在跟学生的交流过程中,温家宝总理说了这么一句话,他说不仅要懂知识,还要掌握技能,更要学会生存。岩松,你怎么看这三句话?排比句。

    白岩松(新闻观察员):

    其实如果要是温家宝总理去的是其他一个普通高校的话,可能新闻的报道会非常非常多,但是非常奇怪的是,今天我们在查这条温家宝总理就在前几天刚去的常州的高等职业学校的相关新闻的时候却非常少,但恰恰在这新闻非常少的这次进校园的过程中,总理说的这番话让人格外的一机灵,因为以前我们很少听领导人说要我们的学生学会生存,我觉得这句话既反映了目前环境的严峻,同时也给我们的教育和学生本身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主持人:

    接下来我们就随着温总理一起到这所职业学校先去看一下。

    (播放短片)

    解说:

    “要学会生存”,这是一周前,温家宝总理对常州市高等职业教育园的学生们说过的一句话,这句话在当前金融危机的衬托下尤其显得语重心长。

    温家宝总理是10号上午在江苏考察工作期间,来到了常州市高等职业教育园的。常州市高等职业教育园成立于2002年10月,园区内有6所学校,包含了IT技术、数控技术、现代设计与制造,汽车技术,软件与动漫,新材料、精细化工等等30多个特色训练基地和实验室。虽然面临金融危机的冲击,但目前高校园内的近两万名毕业生大多数都找到了各自的实习岗位,很多人被长三角的大中型企业提前预定。当天温家宝也鼓励学校,要把人才培养与就业结合起来。

    事实上,在今年金融危机的冲击下,全国610万应届大学生的就业问题早已引起了上至中央,下到地方的重视,2008年12月20号,温家宝总理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与学生座谈时就明确表示,政府一定把大学生就位放在首位,1月7号,温家宝主持召开了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高校毕业生就业工作。

    事隔三天,温家宝就又出现在了常州市高等职业教育园,于是就有了开头时温总理说过的那句话,“知识可以改变人的命运,也决定着国家的未来。在职业学校学习,不仅要懂知识,还要掌握技能,更要学会生存。希望你们能锻炼成长为全面发展的人,用自己的本领为人民服务。”

    这是对常州市高等职业教育园学生说的话,也可以说是对今年所有应届大学毕业生的鼓励。

    就在温总理讲完话准备离开时,常州信息职业技术学院的大二女生颜士青来到了温总理面前,将自己连夜亲手编织的一条围巾给总理戴上,据在场媒体报道,温总理戴上围巾后,连声向这位女生道谢。这条围巾温暖了温总理,这张照片也温暖了这个寒冬中的很多人。

    主持人:

    我们看前一段时间温总理是到北航,然后一周前他又到这所职业学校,你怎么看他这个日程的分布?

    白岩松:

    毫无疑问,2009年将要有超过600万的大学毕业生面临就业的问题,这是近年来高校的毕业生数字最大的一年,即使没有金融危机,按过去几年的规律来看,压力已经足够大,因为在过去几年的时候,一次签约率,我们的高校毕业生只有70%,我们就拿600万的数字来算的话,70%就意味着三六一百八,将近200万的大学毕业生毕业就没有工作。

    在这样一个庞大的压力下,又面临着金融危机,局势可能更加糟糕,所以非常高密度地去北航,然后在7号的时候,国务院办公会专门强调高校大学毕业生放在首要解决就业的问题,几天后,意味深长地出现在了高等职业学校的园区之内,而且意味深长地有这样一番话,刚才只说了印象最深的“学会生存”,前面还有,在这个学校里他说,知识就是力量,这个大家都熟了,常说,可是看这两个,“知识就是安全,知识就是幸福”,谁的安全?谁的幸福?我觉得意味深长。接下来又说了学会生存,学会生存跟过去理解是不一样的,过去领导人几乎没说过这样的话,如果要说把社会比做一个大海的话,我们的大学毕业生将来学会生存就是一个非常务实的提醒,旁边有鲨鱼,那边可能有船,还有竞争对手,因此活下来,并且活的很好,学会生存就非常重要了。所以我觉得透过这些话看出了一种务实的态度,也在提醒大家要务实。

    主持人:

    岩松你说温家宝总理说的“知识就是安全,知识就是幸福”,是专门说给高等职业学校的学生说的?还是说面对所有的大学毕业生说的,因为我们所有的人都知道,大学毕业生他们毕业的时候本身就已经具备了知识,为什么这个时候还要强调知识就是安全和幸福?

    白岩松:

    我觉得大家现在在面临着庞大的就业压力,以及可能大学毕业就会失业的局面的时候,有很多人是困惑的、恐慌的,甚至是犹豫的,一种新的说法也是上大学有什么意义吗?掌握更多的知识有什么意义吗?因为出了校门不就没有工作了吗?大学还像我们想像的那样吗?其实这个时候只是了解了事情的一个侧面。

    我们每年初中毕业,没有上高中,并且没有上职高,15岁左右就扔在社会上的,什么都不知道该干什么的将近400万,高中毕业又有400多万,既上不了任何学,同时要在社会上找工作,请问,一个大学毕业的学生如果要是能务下实来,想找一个工作容易一些?还是一个高中毕业没学任何知识的人找工作更容易一些?从这个角度来说知识也是安全,知识也是幸福。所以提醒大家,即使局面很糟糕的情况下,也不要认为知识不会给你带来安全,知识不会给你幸福,这个根基是要稳固的。

 

    主持人:

    换个角度,我们是否也可以认为这个知识在这里更有特指的含义,也就是说你从学校里面带出来要跟社会接轨的这个知识。

    白岩松:

    当然,在职业学校里,我觉得温家宝总理10号来到常州的这所学校,其实我提炼出了四个关键词,一个关键词就是职业教育;第二个关键词就是知识就是安全,就是幸福;第三个关键词就是生存,从来没有听过劝学生要学会生存,都是明天会更好,或者未来阳光灿烂等等等等,但是现在变成了要学会生存,有点像大地震的时候总理说过的那句话,既然活下来,就好好地活下去,其实也是在提醒我们所有的面临挑战的毕业生们要去务实,同时也要培养自己生存的能力。第四个关键词就是动手能力,你看女学生自己织的围脖给温家宝总理戴上,然后给温家宝总理鞠了一躬,说你要注意身体,没想到总理说了几声谢谢之后给她鞠了一躬。所以大家今天在有关报道当中也看到了这样的细节,可是在背后的时候有一种久违了的感动,不光是温暖,还有一个,我们已经不太习惯我们很多的女生原来还自己会织毛衣,会织围脖等等,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还有没有动手能力,这跟生存也是紧密相连的。所以我觉得这四个关键词是很重要的。

    主持人:

    接下来我们就要连线一下给温总理脖子上套上手织围脖的这为女生,是来自常州信息职业技术学院的大二学生颜士青,小颜你好。

    颜士青(常州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学生):

    喂,你好,主持人好。

    主持人:

    我首先问你一个问题,这个举动是你自己想到的还是学校安排你去做的?

    颜士青:

    这个举动完全是我偶然间想到的,与学校无关的。因为我是手工制作小组的负责人,然后与老师去联系,就联系到了,想到前几年罗干来我们学校视察的时候,小组同学就给他编织了一个中国结送给他做纪念,然后我就想我能送点什么给领导人,就萌生了这个想法。

    主持人:

    你在给温总理系上这条围巾的时候,你听到他给你说什么了吗?

    颜士青:

    他说了两声谢谢,谢谢你了,然后后面好像就是你要好好学习之类的话语。

    主持人:

    好,我们再说说你自己,你是明年毕业,对于未来的前途你担忧不担忧?因为我们知道你们学校找到工作的比率是很大的。

    颜士青:

    就今年的全球化金融危机,给我们带来了一些就业的顾虑,但是我们并不担心,因为学校的各种试验设备,有实习工厂,让我们在上岗之前就学到了社会所需的技能。就像温总理对我们说的,我们是无需企业培训就能直接上岗,在校期间,我们既能学到书本上的理论知识,又能通过实践教学学到实际技能,加上国家对我们的重视以及总理对我们的肯定,大大打消了我们对就业的顾虑,所以说我们对未来的就业形势并不担忧。

    主持人:

    小颜,我还了解到,有的你的一些同学,不仅仅是你们学校,还有一些高职的同学,他们现在希望能够考本科,甚至以后考研究生,你周围的同学有没有这样想法的人?

    颜士青:

    有的,这个想法我曾经也有过,觉得自己的学历总有一天会跟不上这个社会的发展,以及被这个社会所淘汰,所以就想各种办法去考证,报考培训班什么的,来提升自己的就业砝码,当然这也是一种出路吧。但是我现在觉得更重要的是学好自己的专业技能,等走上工作岗位后,根据职能所需而有目的地去加深学习,从而提升自己的学历,会更有含金量,我觉得这样更重要一点。

    主持人:

    也就是说有目的地去学习,而不是仅仅为学历而学习。

    颜士青:

    是的。

    主持人:

    好,谢谢颜士青。

    岩松,刚才说到一个实践能力,刚才小颜也提到了,这个实践能力和她所说的我要学好我的专业知识,你觉得有没有关系?

    白岩松:

    我这个说法可能是错误的,但是个人的一个看法,我觉得目前中国最缺的不是工程师,而是能够把好的工程师设计出来的蓝图很好实施的人;中国最缺的不是很多的博士,而是很多非常专业的工人;中国缺的不是对很多高级知识分子的尊重,现在重新要倡导对工人的尊重,有能力的工人的尊重。

    其实有好多细节大家应该注意一下,前不久温家宝总理去青岛的时候,吃饭的时候坐在他旁边的是许振超,包括感动中国也有许振超,也有这样的去相关地方视察的时候,坐在旁边就是许振超。工人在我小的时候的时候,一提谁八级工,哎哟,了不得,现在你还会有这种感觉吗?不会,那就说明出现了问题。中国如果想从一个制造大国向一个自主创新的创造性的大国发展的话,恐怕必须有高素质的整个产业工人的这种队伍。从这个角度回来说,知识就是安全,知识就是幸福,我们要重新解读知识,什么知识?是不是仅仅是理论知识?需要更多的是理论跟实践能够结合在一起的生存知识,我觉得它就跟就业连在一起了,和社会的发展也紧密连在一起。但这个话大家别解读错了,说你不重视博士,你不重视基础教研等等,不是,任何事情不能矫枉过正,当我们对这方面有所重视的时候,没发现过去的一些年,我们已经忽略了对职业教育,对工人,对技能相关的重视。

    主持人:

    我们老说现在要创造自己的品牌,要从中国制造到创造,实际上我们缺的是什么?不仅仅是创业,更需要的是一种。

    白岩松:

    执行力。

    主持人:

    没错。

    白岩松:

    没错,中国好像不缺好的蓝图,也不缺好的设计图纸,但是缺的是怎么把这个设计图纸按原来设计的那个样子给建造出来的过程,当然这个需要监管等等,这个咱不提了,但是漂亮的工人很重要,大家都说瑞士,瑞士曾经世界首富,然后瑞士的钟表,咱卖100多,顶多卖1000多,当然现在也有几万的,少,人家一卖就十几万,就几万,敢戴他的表,网络一人肉搜索,就敢说他是腐败,你就说明人价值多高,一样是表,人家怎么能卖出那个价钱。后来一打听,瑞士相当在意在他教育体系当中,最重视的是职业教育,而不是像我们说的普通的高等教育学理论或者怎么怎么着,他明白自己的国家要做什么,所以他的产业工人,高素质的产业工人决定了能把手表里那么精细的活玩儿到了世界第一,所以人家卖十几万,你敢人肉搜索他就腐败。

    主持人:

    我问你一个问题,我们今天在这儿说高等职业教育很重要,高等级的产业工人很重要,我们的孩子,我们这一代人的孩子,如果让我们做父母的选择,更愿意让他进普通高校去读一个本科学位,还是说让他选择一个高等职业教育?

    白岩松:

    我觉得如果从这两年往前去说,大部分人还是选择一个很虚荣的,很高的学历,同时找工作来说,高等学校前几年也相对好找一点,但是面临这么大的就业压力,如果给大家提供一个数字,像温家宝总理去的这个学校,它的就业率基本上达到百分之百,而且都在长三角一带,而我们高校的就业率现在连70%都不到的时候,做家长的要不要思考这个问题,如果你的孩子上了这个高等职业学校,出去就找工作,而且工资逐渐地升高,而且非常稳定和安全,可是学另外的,高等学校是进去了,但是可能没考到最好的专业,将来找工作都费劲,工资也不一定高。我觉得再过几年,中国的家长就会考虑是要面子重要,还是要里子的实惠重要。

    主持人:

    你说未来家长会考虑这个问题吗?

    白岩松:

    当现实变得越来越残酷,必须学会生存的时候,家长当然要考虑,在没有鲨鱼,没有大海的生存威胁的时候,家长都在考虑,给个沙滩,躺在沙滩上晒太阳,很舒服,但是周围是鲨鱼,那个时候恐怕家长就会觉得,生存,你要是能游泳游的很快,你有生存的技能,最后你能游到岸边,你安全了,做家长的恐怕都指望是这样。

    主持人:

    高等职业教育的发展不是靠国家领导人视察几次就能够解决的,摆在它前面的路还是任重道远,我们的节目稍候继续。

    主持人:

    好,接下来我们先不妨回顾一下我国职业教育的发展历程。

    (播放短片)

    解说:

    在金融危机的影响下,大学毕业生遭遇了就业寒流,这在感慨找工作难时,全国职业学校毕业生们却悄然走俏,成为了就业市场的宠儿,沈阳市120余所职业学校3万多名毕业生,2008年总体就业率高达98%,职校的学生们说他们不仅能找到工作,还能挑个好人家。

    广州市的技校生同样供不应求,2008年就业率达到96%,平均月薪都在2000元左右,就连要在2009年毕业的学生都已经被预定出去超过9成。

    职业教育的发展早在改革开放之初就展现出了活力。1980年,国家开始对全国中等教育的结构进行改革,重点就是大力发展职业技术教育,提倡各行业广泛举办职业技术学校,这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各个岗位上对人才的需求。

    1996年,我国第一部职业教育法正式颁布和实施,为职业教育的发展提供了法律保障。当年在全国中职教育的招生数达到新时期的最高数量,高中阶段,职教与普教招生数比例首次超过了一比一,但从90年代末开始,与高校的扩招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我国的职业教育却迎来了一个下滑期,一直到2002年,国务院召开全国职业教育工作会议之后,职业教育才有了恢复性的增长,但总体规模依然偏小。

    到2004年,中等职业教育招生550万人,与此同时,技工荒开始困扰着中国经济,成为了经济发展的瓶颈之一。

    正是在这样的现实之下,2005年国务院做出了关于大力发展职业教育的决定,召开了全国职业教育工作会议,温家宝总理提出了要大力发展有中国特色的职业教育。

    最新统计数据表明,2008年我国高职教育和中职教育加起来招生人数已经达到了1100万人,在校生的人数也已经超过了3000万人。但是尽管职业教育享受到了国家的扶持,也在就业率上展示了傲人的成绩,但他的发展也依然面临着诸多的挑战。师资力量薄弱、培养机制不科学、教学质量不高、社会认可度偏低等等严酷的现实,在这个经济寒冬中,以就业为导向的职业教育势必也将面临着艰巨的挑战,此时此刻,如何能够为他们营造一个更好的发展环境更显得尤为重要。

    主持人:

    刚才说到职业教育的就业率,没有区分中职和高职,其实有必要区分,因为它们俩不一样,中职的就业率全国是90%以上,高职的就业率其实也不是那么乐观,2008年是70%左右,也就是说在这两者之间也是存在着一定的差异,这种差异的造成是各种各样的,包括人们的心理,你怎么看这个差异?

    白岩松:

    其实职高的时候,首先要考虑的是一个谁更感受到生存的危机,谁反而更容易活的不错,为什么呢?职业教育很重要的一点强调两个结合,第一个是你学习必须跟工作结合,学习就是为了将来找工作;第二个是学校必须跟企业结合,因为你的实习基地,比如三年,刚才你连线的学生小颜,她后一年基本上就是半工作,半学习,她刚才有句话说的很精彩,在职业学校里学的,总理也说了,不用经过再去企业培训,直接就可以上岗。所以他们来说因为感受到了一种生存的危机,所以一定要研究社会究竟缺什么东西,我定向给他培养。但是我们很多的高等学校,这种观念就不如职高来的那么紧迫,所以在设置专业的时候,有的时候就未必那么准确,这个时候你提供的商品不一定是,毕业生也是商品,提供这种商品的时候是产品,社会不太需求,就业率就会下降,我们高等学校里头这样的问题其实更重。

    主持人:

    为什么中职的就业率比高职的就业率要高呢?

    白岩松:

    是啊,我就说它更准,它提供的更准。比如说我给你提供一个数字,在2005年的时候,当时全国高校的毕业生是100万找到工作,但是仅在广东省一个省高级技工的缺口就有100万,这两个巨大的反差放在这儿的时候,第一个,这100万不一定能当高级技工对吗?而且让这100万高校的没找着工作的毕业生,让他去做普通的技术工人,他还不一定愿意去,但是对职高的学生来说,他就更早地明白了什么叫学会生存。因此从专业的设置,包括自己的心态等等方面,其实他活的可能更好,他活在了更实惠的里子里头。但是有多人获得了一种面子,可是在接着往下生存的时候遇到了很多挑战。所以我还是愿意把总理说的学会生存不仅仅当成孩子要听的话语,甚至也不仅仅是职业学校的老师和校长们要听的话语,我认为所有中国的高等院校,普通的高校,职业高校、职业高中,办学的人都要听懂总理的这四个字,学会生存,你如果不能交给孩子们学会生存的话,等你门一开让他们出去了,找不到工作,那你不就是提供的产品不对路吗?

    主持人:

    前两年有一个词挺时髦的,叫回炉,大学生毕业以后,我指的是普通高校的毕业生,大学生毕业以后,因为毕业找工作很难,他那个时候一急眼了,什么工作都行,然后他发现我胜任不了这工作,他只能回去上技工学校,这个时候出了一个词叫回炉,你说这个词到底是好的还是坏?

    白岩松:

    而且上完普通高校之后回到技校里头去回炉,所以这当然是不合适的,所以这里头的弊端是很大的。

    主持人:

    这个可能回炉也有人认为好,因为我一方面有了大学的文凭,另外一方面,我有了实践经验,这不是也是一举两得吗?

    白岩松:

    耽误了整个的教育资源,也耽误了自己的社会生存的时间,因为原本比如说你通过四年的学习就应该直接地开始去挣工资,不用父母再支援你等等,但是你又回炉了两年,然后再去工作,这两年是耽误了,同时教育资源也被你占用了。同时开始你四年学到的很多东西,也许将来你一生中是没有用的,从就业的这个角度来说。所以这里头当然会存在很多的隐患。

    目前中国从教育领域来说有这样的几个变化,我觉得家长也都该听听,第一个是进一步地向高中延展,我相信终有一天中国高中也变成义务教育。

    你看这样一个数字,我们现在2007年的时候,初中毕业生是1963万人,升学率是80%,也就是说有80%的人上了高中了,一半进了普通高中,另一半就进了职高了。还有20%,15岁,全国,15岁左右的孩子,将近400万就什么学都没有,就要在社会上混,能找到什么样的好工作呢?

    我们再看高等招生里头,2008年将近600万,普通本科300万,别忘了高等职业教育拿走了将近300万。高考的时候1000万招生招走了599万,还留下400多万18岁的孩子,也从此没学上了,还要想各种辙。

    第一个,我们要扩充高中,将来高中要变成义务教育,义务教育刚才就知道了,那400万就不会没有学上,因为变成了义务教育。

    第二个是扩大职业教育,从2005年开会到2006年国家开始加大投入。

    第三个,高校扩招的趋势停止,高校扩招的趋势一停止,初中往上拱的,高中往上拱的增量要靠什么去解决?那批孩子不扩招了,高等学校不扩招了,就要通过职业学校的扩张去吸纳很多新的初中生和高中生,所以它是一个连锁反应,必须抓好职业学校,不仅仅是一个工业的需求,还有一个就业,还有整个群众的素养,包括社会稳定都与此相关。

    主持人:

    而且我觉得咱们国家不是一直在说有一个未富先老的问题吗?在未来多少年,恐怕最缺的就是一个年轻有为的劳动力,咱们不能拿着资源当包袱用。

    白岩松:

    但是现在也还存在着几个障碍,第一个障碍是投入还不够,虽然从2006年开始,每年国家给职业教育砸100个亿,地方还要出80个亿,在向前滚动,但是投入依然不够。

    第二个是严重缺老师,缺口有时候400万的,还有其他数目的。

    主持人:

    光缺老师吗?学校缺不缺?

    白岩松:

    学校将来也会是一个扩展的过程。为什么缺老师?老师显得格外的重要?职业学校的老师跟其他学校的老师不一样,光懂理论没有动手能力是当不好这样的老师的。在职业学校必须是双师,既能当好理论老师,也能当好实践老师。可是有人就说了,包括节目开始前,你也在发出这样的疑问,有很多动手能力强的老师被企业就挖走了。

    主持人:

    对,还来不及进学校就进市场了。

    白岩松:

    那你要不加大投入,不能稳住这样的教师队伍怎么办?你必须有吸引力来引进来。最重要的一点,全社会改变观念,这种话听着很虚,但是咱俩不是也争论了半天了吗?讨论了半天,将来的家长就不会这么虚了,因为考虑到邻居上大学了,没工作呢,邻居上大学了,读研究生了,没工作呢,哎,我这孩子上了职高了,有工作,每个月拿2000,明年3000,后年4000,而且工作还很稳定,慢慢那个家长过几年就开始羡慕你了,那个家长过几年也开始羡慕你了,这样的话社会的观念就会改变。我觉得全社会都要在就业面前学会生存,所以学会生存这四个字,我真的盼望它能在2009年成为深入人心的四个字,因为学会生存意味着全社会务实了,只有务实了才能生存的好。

    主持人:

    学会生存我觉得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从哪儿学会生存,你看,我们有一个信息,比如说温家宝总理去的常州信息职业技术学校,谁去过呢?胡锦涛总书记去过,两位常委贾庆林、罗干去过,国务委员刘延东去过,这么多党和国家领导人都去过,那说明它重要,同样也说明可能少吧!

    白岩松:

    对呀,类似常州这样好的职业的高等学校太少了,要不怎么这么多领导人都去这一个学校?如果类似的学校多的很的话,我们的领导四面开花,都可以去。另外我强烈建议,今年的教师节,2009年的教师节,我们国家的领导人,最好有其中一位去职业学校慰问教师。

    这么多年里头,我们经常能看到,每到教师节的时候,我们的领导人都去看很多的老师,去很多的高校、中学等等,我希望从2009年的时候非常明确地发出一个强有力的信号,我们的领导人去职业学校去看望教师,祝贺他们的教师节,这样的话我觉得一个节日可以收获好几个成果,对职业教育的重视,对老师的重视,对很多人愿意当职业学校老师的重视,然后对于大家观念的改变。

浏览 (390) | 评论 (0) | 评分(0) | 支持(0) | 反对(0) | 发布人:系统管理员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相关评论
最新点评
更多点评 发表点评
发表评论
您的评价
差(1) 一般(2) 好(3) 很好(4) 非常好(5)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看不清?更换一张
匿名发表 
 
 
文章搜索
 
 

中职国培(北京)教育科技研究院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网站内容及影像
Powered Byzzgp.Org Copyright@2009-2011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金城建国5号   邮编:100005
电话:010-58481187  邮箱 cnzzgp@126.com
京ICP备1502585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