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标志
90后两种选择:足浴女月薪近万 海归男两三千
作者:系统管理员    发布于:2013-11-13 15:51:47    文字:【】【】【
 90后的两种选择

  “史上最难就业季”折射纠结心态是屈从低薪做“体面”工作,还是拿着高薪却“卖苦力”?

  把一个月薪万元试图改变家庭命运的足浴中医技师和一个留学回国归于平庸的小海归一起采访,坦白讲,是记者刻意的。因为工作的关系,记者每天都要接触到非常多的大学生,他们朝气蓬勃,对未来充满设计和幻想,但他们未成熟的价值观,也受着左右世俗的影响。

  尤其在今年“最难就业季”,可能有300万以上的大学生难以初次就业的背景下,这些90后们更能体味到求职时的纠结心态:不论“海归一族”,还是大学生们都难以找到满意的工作,面对无处不在的就业压力,众多求职者并不因为找不到工作而待业在家,而更有可能是因为“面子”的问题,不愿意拉下面子应聘一些“卖苦力却拿高薪”的职业,宁可屈从工资微薄却看起来“体面”的工作。

  相信每一个大学生的选择的人生路,终点都是想通往幸福,都是成就成功的人生。

  那么是否一定只能走哪条路,哪条路才是捷径,哪条路更风光无限?哪条看似艰难也许却收获满满?

  我没有答案,我不是人生导师,也没有建议给你。

  我只是推荐你看看张昊和朱慧的故事。

  足浴姑娘月薪近万

  努力拼搏不忘“唱歌梦”

  朱慧是一个活泼开朗的姑娘,她今年才21岁,没有读过大学,高中也中途辍学,这样的经历使她的就业之路颇为坎坷。但是如今,她已经是一名月薪近万元的中医技师。

  “我其实特别喜欢读书,读书成绩也很不错,但是家里的经历能力负担不起。”朱慧说起有些心酸,为了不让父母劳累。”高二时偷偷跑去深圳打工。

  “我去网吧做过收银员,在酒楼、饭店做过服务员,还进五金厂了,终日与各类金属打交道。”朱慧说,直到去年,她在同学的推荐下,进入了“天之道”保健连锁有限公司。

  在应聘时,朱慧开始纠结到底是做迎宾还是做技师呢?彼时的朱慧内心里还是抵触这个行业的,但是她最终还是选择了应聘技师,“我那个时候的想法就是技师的工资高,有了钱才能给父母减轻生活的负担。”

  朱慧想起当初的培训,依然“心有余悸”,“培训真的很累,从早上八时到晚上十一时,军训式的训练让我的手臂几乎僵直了,很多次我都以为自己快要坚持不下去了。我当时觉得人活着就是为了争一口气,就信心满满地承诺自己一定能行!”与朱慧一起接受培训的员工共有30个,最终通过考试的仅有包括朱慧在内的9人。

  从普通技师到中医技师,朱慧渐渐地改变了最初对足浴业的看法:“都是凭双手赚钱,劳动最光荣嘛。”

  朱慧表示自己并不满足于现在的状态,她还想要发展得更好,而“天之道”也为她提供了这样一个平台,让她有机会接受管理知识的培训,她想要向管理阶层发展。“做中医技师需要一定的技术积淀,这里有很多老技师都已经60多岁了,几乎算是做了一辈子的技师,但是我不想这样,我觉得我还能做得更好,所以我才努力学习管理知识。”朱慧说自己现在特别想赚钱,“有了钱,才能让父母过上好日子,才可以让弟弟妹妹替我完成‘大学梦’,他们的成绩都是非常好的,我希望他们都能够无忧无虑地上大学。”

  朱慧谈到自己的时候,充满希冀地说:“我从小就喜欢唱歌,高中的时候就想学唱歌,但是艺术学校的学费非常贵,我不忍心为父母多添负担。去深圳的时候,我在工作之余经常参加一些社区的小型唱歌比赛,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现在我在闲暇的时候也会唱歌给自己减压,在公司举办的各类内部活动中,我还担任了活动主持,我觉得非常开心。”朱慧表示等自己赚了足够的钱的时候,一定会将唱歌的梦想继续下去。

  小海归月薪两三千

  自恃“身份”拉不下面子

  在国外留学几年就马上回国求职,没有工作经验,称之为小“海归”。雅礼中学毕业的张昊,家里条件不错又是独生子,高中时虽然成绩不好,但是最后得到了去俄罗斯圣彼得堡大学留学的机会,他在圣彼得堡大学读新闻学,四年后毕业回了国。

  家是长沙本地的,父母有些“关系”,张昊回来第一年被安排进湖南一电视台工作,但是电视台的工作节奏非常快,工作压力也相当大,只干了一个月,张昊便以不能适应的理由辞了职,选择了北上拼搏。

  张昊的“北漂”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顺利,仗着几年的俄语基础,他想在北京找一份俄语翻译、涉俄贸易公司的工作,但是薪水与他的相像相去甚远,“一个月能拿到6000多元的样子,但是在北京,除开租房子的高额费用与日常生活开销,几乎所剩无几。”整天忙忙碌碌地在一个大城市做一个“蚁族”,是张昊在留学回国前从未想过的人生。

  还是回长沙吧,可是对于二线城市长沙而言,跟俄语相关的工作非常少,少量的职位还有不少俄语专业学生来抢,张昊竞争优势并不强。本来有一个机会,一家旅游公司想开辟欧洲游项目,可是张昊需要从导游干起,“跑了一趟,那简直是有钱人的跟班,团里的人都把你当仆人使唤。”从小养尊处优的张昊承认他特别不能承受这个,“这种职业让他觉得很没面子”。

  折腾了一圈后,张昊坦言,几乎慢慢淡化了身上的留学元素,优势感也渐渐不复存在。今年张昊的父母给他找了一份事业单位的工作,一个月也就两三千元,每天一杯清茶一份报纸,“刚回国看不惯的都入乡随俗了,俄语不经常使用,水平越来越差,跟以前俄国的同学也只是偶尔联系联系罢了。”

  业内感慨

  同样是劳动获酬

  何分“高低贵贱”

  “天之道”总经办甘为最感慨他从事的这个行业“缺人,缺高素质的人”,因为行业发展很迅速,服务不断升级,需要大量有基层工作经验的管理人员。“其实我们公司很多小学、初中毕业的员工的工资都比一般的长沙白领高,而且我们还包吃包住。但是很多人对这个行业都是或多或少带有些‘歧视’的,他们会觉得自己是大学生,自己学了这么多专业知识怎么能做给别人洗脚的技师呢?”甘为将此类现象归结为“拉不下面子”。他叹息道:“观念的改变需要一个很长的过程,同样是凭自己的双手赚钱,怎么会存在低人一等这种现象呢?”

  作为足浴行业资深从业者,湖南“无为”管理公司经理温肇智总对这种现象表示理解,他回忆自己年轻的时候,农村最被人看不起的职业是厨子和戏子,但是现在这两种职业都得到了大翻身。谈及不久前媒体曝光的某足浴擦边性丑闻,十分愤慨,“就是因为这些行为!原本大众不了解足浴业,丑闻的曝光更是让大众在看待该行业时戴上了有色眼镜。”温肇智呼吁同行“不要唯利是图,将健康的理念的传播出去才是企业的长存之道”。 -

  记者 岳霞 实习生 邱思

浏览 (400) | 评论 (0) | 评分(0) | 支持(0) | 反对(0) | 发布人:系统管理员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相关评论
最新点评
更多点评 发表点评
发表评论
您的评价
差(1) 一般(2) 好(3) 很好(4) 非常好(5)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看不清?更换一张
匿名发表 
 
 
文章搜索
 
 

中职国培(北京)教育科技研究院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网站内容及影像
Powered Byzzgp.Org Copyright@2009-2011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金城建国5号   邮编:100005
电话:010-58481187  邮箱 cnzzgp@126.com
京ICP备15025855号